干水泥一波中特|一波中特准
?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史選粹

文史選粹

仲呈祥:習近平文藝思想的實踐品格

信息來源:人民日報作者:
發表時間:2018-03-07
字號:/

    習近平同志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源自于中華民族五千多年文明歷史所孕育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熔鑄于黨領導人民在革命、建設、改革中創造的革命文化和社會主義先進文化,植根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實踐。”作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重要組成部分的習近平文藝思想,源于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藝理論和中華美學精神,熔鑄于黨領導人民把馬克思主義文藝觀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歷史進程中產生的毛澤東文藝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藝思想,植根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藝偉大實踐。習近平文藝思想既具有對馬克思文藝觀、毛澤東文藝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藝思想一脈相承的繼承性和與時俱進的創新性,又具有強烈現實針對性和鮮明實踐品格。

  面對市場經濟大潮,強調社會效益優先

  這種鮮明實踐品格,首先便是針對實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以來出現的以經濟思維替代文化建設、以利潤思維統領審美思維的唯經濟效益錯誤傾向,旗幟鮮明地強調文學藝術具有審美意識形態屬性,因而是黨極為重要的工作,必須牢牢把握其領導權。毋庸否認,為適應從以階級斗爭為綱到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偉大歷史轉折,黨提出文藝“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的“二為”方向,大大解放了文藝生產力。但正如鄧小平同志辯證闡述的,這反而加重文藝工作者的時代使命,因為這決不意味文藝可以脫離政治。然而,有人卻習慣在二元對立、非此即彼、好走極端的單向思維驅動下,要么認為文藝不從屬于政治就從屬于經濟、以利潤思維統領審美思維;要么認為文藝不從屬于政治就脫離政治、重蹈“為藝術而藝術”老路。顯然,這兩種傾向都背離唯物辯證法和文藝發展規律,妨礙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藝持續健康繁榮。譬如,常見一部作品因票房高,便“一俊遮百丑”,眾人也不問其精神內涵和價值取向究竟如何。還有一些文藝作品像習近平同志批評的那樣,“熱衷于所謂‘為藝術而藝術’,只寫一己悲歡、杯水風波,脫離大眾、脫離現實”。

  十八大以來,在2013年8月19日召開的全國思想宣傳工作會議上,習近平同志強調一方面要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一百年不能變;另一方面要高度重視意識形態這項極為重要的工作。這兩方面都要抓好,互補共進,不能是此非彼,重此輕彼。2014年10月15日,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習近平同志又強調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大潮中,文藝不能迷失方向,不能在為什么人的問題上發生偏差,“當兩個效益、兩種價值發生矛盾時,經濟效益要服從社會效益,市場價值要服從社會價值。文藝不能當市場的奴隸,不要沾滿了銅臭氣。”到2016年11月30日,在中國文聯十大、中國作協九大開幕式上,習近平同志再次諄諄告誡:“要珍惜自己的社會形象,在市場經濟大潮面前耐得住寂寞、穩得住心神,不為一時之利而動搖、不為一時之譽而急躁,不當市場的奴隸,敢于向炫富競奢的浮夸說‘不’,向低俗媚俗的炒作說‘不’,向見利忘義的陋行說‘不’。”

  針對歷史虛無主義,強調文化自信之重要

  這種鮮明實踐品格,還體現在針砭近年來文藝界出現的形形色色的歷史虛無主義和文化虛無主義思潮。習近平同志一針見血指出,如果“以洋為尊”“以洋為美”“唯洋是從”,把作品在國外獲獎作為最高追求,跟在別人后面亦步亦趨、東施效顰,熱衷于“去思想化”“去價值化”“去歷史化”“去中國化”“去主流化”那一套,絕對是沒有前途的。這里提及的“五去化”,根子都在對五千多年文明歷史孕育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自卑而不自信,對黨領導人民在革命、建設、改革歷史中創造的革命文化和社會主義先進文化自卑而不自信,都可歸結為形形色色的與馬克思主義國家觀、民族觀、歷史觀、文化觀截然相悖的歷史虛無主義和文化虛無主義思潮。

  應當看到,學習、領悟、踐行習近平同志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重要講話精神以來,文藝界存在的歷史虛無主義和文化虛無主義思潮已經發生根本改觀,但是距離新時代人民需求尚有明顯差距。比如,創作上,有的作品還在任意任性地解構經典,消費歷史;有的作品還在歪曲歷史,丑化英雄,隨意把坊間傳說和靠不住的“口述記憶”搬上銀屏、舞臺或文學畫廊……評論上,有的文章不是先“各美其美”,講清楚這一藝術門類在我國的優秀歷史傳統、文化積淀和基本國情,然后再“美人之美”,以國際視野學習借鑒其他國家民族先進文明成果為我所用,進而實現“美美與共”,將兩者交融、整合創造出有中國特色、中國精神、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社會主義文藝,而是生搬西方文論或西方文藝套路,無視中國特色文藝發展道路。

  有鑒于此,習近平同志在中國文聯十大、中國作協九大開幕式上的講話中再次強調“文化自信,是更基礎、更廣泛、更深厚的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堅定文化自信,是事關國運興衰、事關文化安全、事關民族精神獨立性的大問題。沒有文化自信,不可能寫出有骨氣、有個性,有神采的作品。”他號召文學家、藝術家“必須有史識、史才、史德”,要“引導人民樹立正確的歷史觀、民族觀、國家觀、文化觀,絕不做褻瀆祖先、褻瀆經典、褻瀆英雄的事情”。要把歷史當成“一面鏡子”“一位智者”,以“認識過去、把握當下、面向未來”。他嚴肅指出“戲弄歷史的作品,不僅是對歷史的不尊重,而且是對自己創作的不尊重,最終必將被歷史戲弄。”

  正視理想缺失現象,強調精神信仰之偉力

  這種鮮明實踐品格,又體現在針對與新時代中華民族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這一歷史主潮相悖的理想缺失、信念動搖、精神滑坡、道德淪喪傾向發出救偏補弊的呼吁。

  習近平同志在文藝座談會上旗幟鮮明地批評那些“調侃崇高、扭曲經典、顛覆歷史,丑化人民群眾和英雄人物”的作品,那些“是非不分、善惡不辨、以丑為美,過度渲染社會陰暗面”的作品,那些“追求奢華、過度包裝、炫富擺闊,形式大于內容”的作品。在中國文聯十大、中國作協九大的開幕式上,習近平同志囑咐作家藝術家“對文藝來講,思想和價值觀念是靈魂”,“歌唱祖國、禮贊英雄從來都是文藝創作的永恒主題,也是最動人的篇章。”“要把提高作品的精神高度、文化內涵、藝術價值作為追求,讓目光再廣大一些、再深遠一些,向著人類最先進的方面注目,向著人類精神世界的最深處探尋,同時直面當下中國人民的生存現實,創造出豐富多樣的中國故事、中國形象、中國旋律,為世界貢獻特殊的聲響和色彩、展現特殊的詩情和意境。”為達此目的,他反復強調必須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文藝創作方法有一百條、一千條,但最根本的方法是扎根人民。只有永遠同人民在一起,藝術之樹才能常青。”

  習近平同志叮囑作家藝術家追求精神高度、文化內涵、藝術價值,強調彰顯精神高度、文化內涵、藝術價值三者統一,注重作品自身的品格,這些屬于創作美學范疇即供給側范疇,是客觀存在于作品中的恒量。關于觀賞性,它屬于接受美學范疇即需求側范疇,是一個因人而異、因時而變、因地而遷的變量。決定觀賞性的主要因素不在作品而在觀賞者的素養和觀賞環境。因此,馬克思說“再美妙的音樂,對于不辨音律的耳朵都是沒有用的。”如果不具體分析觀賞者和觀賞環境實際情況片面強調觀賞性,則易造成審美理想和審美精神流失。黨的十九大報告進一步明確社會主義文藝應當“堅持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相統一”的科學標準,并發出“加強現實題材創作,不斷推出謳歌黨、謳歌祖國、謳歌人民、謳歌英雄的精品力作”的號召,“倡導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抵制低俗、庸俗、媚俗。”這就為新時代繁榮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藝提供理論武器和行動指南。

  習近平文藝思想這種鮮明實踐品格,歸結到對創作主體要求上,便是他在十九大報告中提出的:“加強文藝隊伍建設,造就一大批德藝雙馨名家大師,培養一大批高水平創作人才。”作家藝術家主體的學養、修養、素養,離不開哲學精神的指引,離不開歷史鏡鑒的啟迪,離不開文學力量的推動。哲學管總,我們要真正做到摒棄二元對立、非此即彼、好走極端的單向思維,代之以縱覽全局、兼容整合、辯證取舍的和諧思維,實現哲學思維層面的深刻變革;把歷史當作一面鏡子、一位智者,以民為本,鑒古知今,洞察未來,真正把握唯物史觀;“離不開文學力量的推動”就是離不開各種文藝形象提供的精神正能量推動。今天,面對新時代的作家藝術家批評家們,遵循習近平文藝思想指引,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持之以恒地從哲學、史學、文學中汲取豐富營養,堅持以文化人,以藝養心,以美塑像,貴在自覺,重在引領,勝在自信,一定能鑄就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藝新輝煌!

  (作者為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

國務院參事室

主任:王仲偉
副主任:王衛民趙冰張彥通

中央文史研究館

館長:袁行霈 館長致辭
副館長:馮遠

參事 館員 特約研究員

所屬單位

?
干水泥一波中特 彩38彩票领导者线路一 重庆时时彩0369方法 腾讯分分彩提前看号器app 河北福彩2o选5开奖结果今天 168J开奖网 浙江61走势图 天天中彩票app 辽宁35选7软件 英国最近彩票开奖号码 四川快乐12任3推荐号